西泠

——「没那么简单」by黄小琥
    考完期末考进入了贤者时间,好像什么都要做,又什么也不想做。
    王梅的告别,对去向的迷惘,我不知道在7.12还能见到多少相识的同学,是否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我不知道,拿笔的手都在颤抖。
    生活就像XX,如果不能反抗,就尝试着接受。

其实有一个深藏在心底的秘密我一直没有告诉大家,怕说出来以后你们把我当作异类,歧视我,认为我不正常。

但是今天,我还是决定鼓起勇气向全世界公开:

我喜欢数学,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学一点三角函数。 ​​​

*临近期末,整个人都是mmp的
*我知道首页的你们是不会嫌弃我的沙雕言论的
(。ò ∀ ó。)
问:有哪一句话是你觉得只有神仙才说地出来的👀
答: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

啊啊啊啊啊啊一个大写的欲哭无泪!
就........事情是这样的:
从前:啊啊啊这文好多人推荐!出到二了,没有评论说坑!肯定完结了美滋滋!
后来:......wtf!虐到心痛地难以复加!结果HE在第三部?!
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杀到作者微博才知道第二部是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刚完结的(哦原来算是新文了
并且大大没有坑的意思!大纲都写好了!(仿佛得到了安慰
坐等填坑ing~
*最后的ps:一个安利qwq     文名《欢迎来到噩梦游戏》,作者薄暮冰轮。
这文一看就是有大纲的啊!逻辑很严密了,伏笔的处理也是不错的!整体惊悚悬疑向,脆皮鸭文学,雷者慎入!

你说这些个能骗进今年的小萌新吗
(。ò ∀ ó。)
(《狼牙棒在手天下我有》《假的道具组组长》《被拍飞》《不存在的别想了》《真招不到就很尴尬了啊》)

       上课时的意外收获。黑云压城,汹涌不安的云团已在城市漫步上空凝结,可以料到又是一场风暴将至。
       如今骤雨初歇,明日的朗日又将如约而至。或许在晦暗的灰幕下曾失去追逐落日的力气,但你曾经追不上的夕阳不也是明天东升的旭日,在地平线的另一端,同一时刻,冉冉升起。
       又一天过去,日光在阴云中走向终结,而我将身披晨曦,向明日的朝阳走去。

Tips:
*化用了ever太太《太阳照常升起》的意境,侵删致歉。
*图1用了蓝调滤镜,图2是实景。
*以上是励志中二版本的,其实我真实的吐槽是:今天520又有哪个渣男渣女发誓了啊啊啊?!(可能并没有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遥远地球之歌: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梗超赞!谢粮QwQ

白開水少尉:

生日快乐~小三爷!

一年一度竭尽全力XDDDD~

总有一天会把藏在内心深处的话告诉你,在那之前,保持好奇和耐心。

爱你哟!

这个没有问题👌

GOOOOOOQ:

【自制】瓶邪心路历程
原梗来自:http://tobewhatyoulike.lofter.com/post/1e25a3d9_c1e165f

【喻黄】前任攻略(下):完美情人(HE)

题目是这么说啦,但确实是无车,放心看啦啦啦

Ex瓜狸棒:

配合食用更佳


内含隐形叶蓝


不骗你们,真的有伏笔,看我真诚的眼睛




黄少天洗完澡出来,刚刚拿起手机,跳出来的一条新消息就让他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


喻文州:“少天,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吃的那家西餐厅吗?”


黄少天当然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当时两人的年薪还没有那么高,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代言费,那种奢侈的地方不是他们平时消费得起的。喻文州等了一个月才订到的位置,到了当天,两人紧张又兴奋地赴约,却十分尴尬地发现他们一个菜名也不认识,只好跟服务员说要跟隔壁桌一模一样的。没想到隔壁是一家四口家庭聚餐,两人撑了个半死,最后互相扶持着在寒风中一步一步挪回了俱乐部。


后来两人从情人变成了炮友,喻文州也经常带着黄少天进出各大高档餐厅,菜点得贼6,黄少天甚至怀疑他专门去学过法语。只不过喻文州却再也没带他去过最初的那家餐厅,黄少天觉得大抵是因为喻文州还是爱着他的,所以不想触景生情罢了。


此时喻文州突然提起,黄少天无法控制地想到喻文州也许是想和他重温旧梦了。


黄少天又一次感觉到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当然记得啦!怎么啦队长,突然想去回味一下?”


“嗯,是这么想的,不过名字一时有点想不起来,所以问问你。”


黄少天把餐厅的名字发了过去,也不管喻文州的回复,把手机扔到了一边。他的头发还湿着,他却吹也懒得吹,就躺倒在床上,蜷起腿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忘记第一次约会的餐厅的名字?换了谁都有可能,但绝不会是喻文州。黄少天无声地轻哂。喻文州又在试探他。黄少天知道自己如果这时候追问下去,喻文州一定还会像往常一样,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我并没有那个意思,你不要多心。”


而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伪装的平静背后确实隐藏了什么。可是他从来不曾敞开心扉。每当黄少天试图前进一步,喻文州就会后退一大步,直到黄少天蓦然发觉,两人间的裂隙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道鸿沟,他再也无法一步跨过。


这样的距离大约还是只做炮友最合适。寂寞时可以互相慰藉,完事后就退回各自的警戒线内,互不相干,虽然难免有些冷清,倒也确实轻松得多。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抓起手机看消息,结果跳出来的新消息让他差点又把手机扔了出去。


喻文州只回复了两个字:“谢谢。”


喻文州试探的结论是什么,黄少天不得而知。黄少天的结论是,那个曾经他以为深爱过自己的喻文州,也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他。实际上这么多年来,喻文州没有一次提出过复合,黄少天就已经意识到了,但是每一次被迫认清事实还是会让他忍不住感到挫败和莫名的失落。


喻文州太难以捉摸,总会让黄少天产生某种错觉,以前这种错觉是“他还爱着我”,后来变成了“他真的爱过我”。


大概任何关系都有七年之痒,炮友也不例外。


也许是时候结束了。再一次。


 


黄少天翻来覆去也没能想出究竟该怎么和喻文州提。曾经他能提分手,是因为黄少天告了白,而喻文州也同意了,两人是明确的恋人关系。可是黄少天从来没有正经提出要跟喻文州做炮友,只不过是黄少天有生理需求想要找喻文州解决的时候,喻文州都恰好没有拒绝而已。


黄少天最终决定,只要自己不去找喻文州,时间长了,关系自然而然也就断了。况且以喻文州的性格,他是绝不可能主动来问黄少天的,正好也免得黄少天尴尬。


黄少天说到做到,一周没和喻文州联系,除了偶尔(大概一天也就十几次)刷刷喻文州的朋友圈窥屏。然而喻文州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其实他本来就不爱发动态,只不过在和黄少天频繁的消息互动中才会透露自己的行踪。但是现在这点联系也没有了。


一座城市那么大,有些人注定擦肩而过,另一些人却总会宿命地重逢。


黄少天本来以为他和喻文州会是后者,但是在他看到喻文州身后的人时就迅速改变了主意。


叶修看到黄少天的时候差点没敢认:“我没眼花吧,那是少天?”


黄少天连心中的五味杂陈都顾不上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是你爸爸!”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也有些惊讶:“少天也来吃饭?”


我当然是来吃饭了,只不过不像你们吃的高档西餐,我吃的是马路斜对面的汉堡王,孤零零一个人。黄少天心里不是滋味儿地想。喻文州问他餐厅名字的时候,他也想到对方并不是想和自己去,但是知道可能性是一回事,亲眼所见是另一回事。


他感到愤怒,想要质问喻文州,又想要质问自己。决定结束的是自己,到头来放不下的也是自己。但是质问喻文州他没有立场,质问自己他没有勇气。


他只能质问叶修:“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对得起我深夜潜入网吧帮你刷记录的深情厚谊吗?”


叶修呵呵一笑:“我跟文州是队长和队长的首脑会晤,你一个副队长级别还不够。”


黄少天作势要踢他。喻文州及时退出战场:“我先去拿车,停得有点远,你们在这儿稍等一会儿。”


叶修:“橘子就不用了啊。”


黄少天:“直接坎棵橘子树回来砸死这个不要脸的!”


叶修憋了一个晚上,烟瘾犯得厉害,喻文州一走就摸了包烟出来,“不介意吧?”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介意有用吗?”


“没用,驳回。”


黄少天嫌弃地捏着鼻子向旁边挪了一大步,动作十分浮夸。


叶修有些好笑:“至于吗?”


黄少天连白眼都欠奉:“当然至于了!你以为谁都想吸二手烟啊!”


“老魏这么多年都没把你调教出来?”


“靠靠靠,魏老大对我们很关爱的好吗,从来不在训练营里抽烟!”


“那你也不能这么区别对待吧,文州你就不嫌弃了?”


黄少天脱口而出“我干嘛要嫌弃队长,队长又不像你一样到处污染空气,还污染我纯洁的心灵”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叶修的意思。


他想说“队长又不抽烟”到了嘴边却变成“队长抽烟的吗”。他以前觉得自己只是不了解喻文州的感情,现在他甚至不敢确定自己真的了解喻文州这个人了。


喻文州在这时把车开了过来。叶修掐了烟,黄少天也只好止了话头,一声不吭地上了车。叶修毫不客气地坐上副驾驶座,黄少天还呆呆地站在路边。直到喻文州开口叫他,他才像是傀儡一样下意识地听话上了车。


“少天家挺近的,不如先送他回去,再送前辈回酒店怎么样?正好也顺路。”


叶修不置可否,黄少天却叫了起来:“那怎么行?我好歹算是个地主,老叶大老远过来,当然先送他回去,我又不着急,反正回家也没事做。”


话出了口,黄少天才觉得自己这样就像是在跟喻文州撒娇抱怨他不理自己一样,顿时把嘴闭上了。好在喻文州并没有在意,从善如流道:“那就先送前辈好了。”


叶修:“送完我顺便就在隔壁开个房?”


叶修只是习惯性嘲讽,黄少天差点以为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已经暴露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即赠送了一长串“滚滚滚”。


喻文州依然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静静听两人互相嘴炮,不收丝毫影响地安安稳稳开车把叶修送到了酒店。黄少天犹豫着也想跟着下车,喻文州却没给他这个机会,重新发动车子去往黄少天家了。


“前辈这次过来是想跟人求婚的,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我觉得这家餐厅氛围不错,所以就带前辈过来看看。因为前辈说要准备个惊喜,怕提前告诉你会……不小心说漏嘴,就只告诉了我一个人。”喻文州从后视镜里看了黄少天一眼,“少天,你在听吗?”


黄少天回过神来,“在听在听,不过就算是这样老叶也不厚道啊,什么叫提前告诉我我就会说漏嘴,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虽然我平时话是多了点但我也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好不好,他这是在质疑一个话痨的职业操守……”


黄少天洋洋洒洒对叶修表示了十万字谴责。他也不是真的想说,只是觉得一旦停下来,他就不知道该跟喻文州说些什么好了,为了避免气氛太尴尬,他才不得不说。好在这种垃圾话对他来说张口过来,根本不用过脑子,最后说得自己都缺氧,头晕脑胀,才不得不停下来喘了口气。


“队长我开下窗透透气你不介意吧?”黄少天虽说是在征求喻文州的意见,但也知道喻文州是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不等喻文州回答已经伸手把车窗摇下了一半。喻文州甚至还配合地把自己那一边的车窗也摇了下来,问:“这样好点吗?”


“好多了好多了,”黄少天长长呼出一口气,“正好把老叶带上来的那一身烟味儿也散散。”


喻文州笑:“少天鼻子真灵。”


黄少天不满:“你不要以为你拐着弯骂我是狗我就听不出来了啊!”


“我是夸你,少天真厉害。”


“太没诚意了啊,老叶那烟味儿,没鼻炎的三米外都闻得出来好吗?我跟你说你别不信邪,你以前偷偷跑出去抽烟,虽然味道很淡,但我一闻一个准儿,我只是不想拆穿你而已。”


黄少天承认,他是在试探喻文州。他的心咚咚跳得像是擂鼓一样,紧张而急切地偷瞄着喻文州的反应。


然而喻文州只是淡淡一笑:“是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又产生了错觉,甚至误以为喻文州的神情里带着深深的悲伤和自嘲。但他没时间过分深究。车已经开到他家楼下。该道别了。


 


黄少天辗转难眠。不知为何,骤然得知喻文州抽烟的事情让他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他试图用年少无知的叛逆行为来解释,但对象是喻文州,他无法说服自己。


他不能去问喻文州,只能逼问叶修:“老叶老叶老叶!出来出来出来!”


叶修:“有屁快放,哥要睡了。”


黄少天:“靠靠靠!你才放屁,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好吗!”


叶修:“给你三分钟,赶紧的。”


黄少天:“刚刚你说队长真的抽烟?”


叶修:“这就是你说的重要的事情?我还以为火星要撞地球了呢。”


黄少天:“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好吗!比火星撞地球还重要!”


叶修:“怎么个重要法啊,‘交往多年无不良嗜好的男朋友,背地里竟然是个老烟枪’这种?”


黄少天:“不行吗!”


叶修:“……行行行,我服了你还不行吗。”


叶修:“很早之前了吧,大概你们刚出道没多久那会儿,被我撞见过一两回。”


叶修:“你狗鼻子这么灵你都没发现?”


黄少天:“???”


黄少天:“没有啊!我从来没在队长身上闻到过烟味儿啊!”


叶修:“你嗅觉失灵了吧,我感觉那段时间文州还抽得挺凶的,可能压力挺大吧。”


叶修:“有次跟你们打完比赛好像是通宵复盘了吧,早上四五点沐橙拉我出去找东西吃,结果看到文州在你们俱乐部后门那条街边抽烟。”


叶修:“他跟我们打招呼,我就过去跟他聊了几句,沐橙都受不了烟味儿跑了。我记得聊了十分钟他连抽了三四根吧,不是夸张啊。”


叶修:“他说是压力大,失眠,抽烟缓解一下压力。我怀疑旁边垃圾桶扔的那一堆都是他抽的,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一条了吧。”


叶修:“少天?你还在吗?”


黄少天:“啊?在在。”


黄少天:“先不跟你说了,突然感觉有点困,睡了啊。”


叶修:“睡吧,狗儿子。”


黄少天:“我靠!你才是狗呢!你是单身狗!”


叶修:“你不也是吗。”


黄少天:“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叶修:“……”


黄少天:“靠!错屏了!!!”


 


撤回当然是来不及的了。职业选手群瞬间炸开了锅,黄少天下意识就发了一堆小广告,装作自己被盗了号的样子,可惜收效甚微。众人嘻嘻哈哈一边调侃黄少天一边艾特喻文州。喻文州大概是没看手机,一直没出来澄清。而黄少天忽然不想再看到他三言两语,又将和自己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了。


黄少天刚把群拉黑,就接到了蓝雨经理的电话。黄少天猜想经理肯定是来质问他突然出柜是怎么回事,然后一脸心累地准备给他擦屁股了。好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应付这种事情,心里飞快地盘算好了一套说辞,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黄少天:“经理啊你听我说这真的是误会你看你也认识我这么多年了我手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吧……”


经理:“恭喜啊。”


黄少天:“???”


黄少天:“等等经理你说啥?风太大我没听清……”


经理叹了口气:“行了行了你别解释了,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你放心。”


经理:“我是真心想恭喜你和文州终于修成正果了啊,要不你把电话给文州,我恭喜一下他终于把你追到手了哈哈哈。”


黄少天:“???”


黄少天:“不是,队长根本没跟我在一起啊?”


经理震惊:“什么?原来你们还没同居啊,失敬失敬……”


黄少天:“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黄少天:“也不是我和队长确实没有同居啊!”


黄少天:“总之我是想说我跟队长并没有在谈恋爱!”


经理更加震惊:“什么???你说的男朋友不是文州???完了完了,文州要是知道了得多难过……”


黄少天:“我都说了那是手癌!手癌!我没有男朋友!”


黄少天:“还有你说文州要追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经理失望:“什么啊我还以为我终于等到了一个惊天大八卦……虽然其实也没有那么惊天……”


经理:“看样子文州还没跟你说过啊,本来不想告诉你怕影响你比赛的,不过现在反正你都知道了,想瞒也瞒不住了。”


经理:“你们刚出道的时候,有一次被偷拍到在超市里牵手,你还记得吧?”


黄少天:“记得啊,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嘛。”


经理:“这种鬼话你觉得我会信?”


黄少天:“……”


经理:“实话告诉你吧,当时没拆穿是顾及你的面子。后来文州为这个事来找我谈了。”


经理:“他说他是单方面喜欢你,你不知情,以为牵手只是他跟你在开玩笑。他说怕影响你的状态,希望我也不要告诉你。”


经理:“当时他的情况你也知道的,虽然是魏队选中的接班人,但是外界质疑很多,俱乐部的态度也不太明确,如果舆论影响不能挽回的话,你是队里的王牌,肯定不能换掉你,索克萨尔是蓝雨的核心,也不能动,那就只能换掉索克萨尔的操作者。”


经理:“我问他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怎么办,他说那就跟你说是他自己觉得无法胜任队长,引咎辞职。”


经理一阵唏嘘:“文州这个人心眼儿本来就多,恐怕他是害怕自己配不上你吧,那段时间真是拼了命,压力大整晚睡不着,我都怕他要神经衰弱了,好在最后还是熬出头了。”


经理:“也幸亏这些年你们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文州不仅当了国家队队长,还拿了个世界冠军。你要是准备接受他的话,跟我说一声咱就出柜,不瞒你说公关部几年前就已经把声明准备好了。”


经理:“喂?少天?你听没听我说话啊?”


经理:“靠!小兔崽子敢挂我电话!长本事了啊你!别以为你是蓝雨的王牌我就收拾不了你了!!!”


 


黄少天迎着风狂奔。


他不敢去想象,喻文州彻夜失眠,抽完整整一条烟之后,怕他发觉,回到宿舍洗漱完,究竟是带着怎样的心情上床吻他的?在明知道舆论不利自己可能会被换掉的情况下,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极力帮他撇清关系的?在得到那样残酷的答案后,又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在凄风冷雨中解下自己的外套为他挡雨,拥抱他,吻他的?


当时喻文州脸上淌下的,究竟是雨,还是泪?


 


喻文州刚打开门,就被黄少天一把拽了出去。


喻文州没防备一个踉跄,差点摔了跟头,无奈道:“少天……”


黄少天打断了他:“你先别说话,跟我来。”


黄少天拖着喻文州到了楼下超市门口,抓住喻文州的手十指相扣,二话不说掏出手机连拍九张发微博。饶是喻文州也有些懵了,忍不住出声:“少天……”


“别说话!”黄少天再次打断他,不知道又从哪掏出一瓶矿泉水。他另一只手还紧紧握着喻文州的手,索性咬开瓶盖,一瓶水兜头浇在了自己头上。


喻文州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少天……”


他又一次被黄少天打断了。用一个吻。


黄少天的嘴唇火热,手却是冰凉的,还在冒着冷汗,全身都在颤抖,却紧紧抓着喻文州不肯放,像是只终于找回了主人、生怕再被抛弃的小狗。


直到几乎喘不过气来,黄少天才放开了喻文州。他不敢去看喻文州的表情,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抱住喻文州,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肩膀上。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问我什么了吗?”


黄少天什么也没说,但喻文州还是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


“你问我,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还愿意等你回来吗?”


“嗯。”


“你记得我怎么回答的吗?”


“嗯。”


“你嗯什么啊嗯?你是周泽楷啊!”


“我是说,你当是回答‘嗯’。”


“那如果我离开了你,你愿意等我回来吗?”


“嗯。”


“不许嗯!给我好好说话!”


 


喻文州终于露出了笑容。这一次,春风过境,再没有任何阴霾。


“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如果你还没回来,就一直等下去。”


End